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武侠古典  »  武侠古典三国轶闻六
武侠古典三国轶闻六

六、江东艳史之一
????「既然上一篇大家都说色情不够,那从这一篇开始进行疯狂的淫乱描写。你们别说我写的离谱:凡是想象得到的、凡是有萝卜带坑的,统统写来。」刘备自当阳长板大败之后,退守夏口。孙权闻知曹操已至,急令鲁肃过江赴刘备处,探听虚实。孔明情知鲁肃所为何事,先已嘱咐刘备,又令刘琦公子暂且回避之。鲁肃入曰:「未知曹军其势何如,望皇叔指点。」备曰:「我兵微将寡,望其风而逃,岂知虚实?除非孔明,方能告知。」鲁肃即请诸葛亮。三人共坐叙谈。
刘琦此时乃在内室窃听,约有一个时辰,三人聊罢多时,二侍女送上茶盏。
侍女退下,乃从内室经过。刘琦那厮因见一少女长得青春娇嫩,娉婷纯美,忍不住一时间春情发了,就顺手在那女孩微挺的妙臀上勐地捏了一把。那小妞一惊,「啊」的一声惊叫,惶惶的跑了。
刘琦看这小娘们妙臀乱扭,金莲慌踩,直如依人小鸟般的楚楚动人,那股浪情就发作了。看官原来不知,这刘琦虽是个迂弱之人,风月之事却颇为熟透;于是就弄得一身花柳病,早早夭折,这也是后话了。
偏生他是个玉面少年,善解风流。见那女孩惊慌失态,煞是可人,也顾不得甚么国家大事了,禁不住拎起衣襟,去赶那小蹄子。
那小娘子边跑边回头乱张,见刘琦这厮满面春风,越发近了。正没奈何,可可就和一个救星撞个满怀。「扑通」一声,两人倒在一处。那小娘们唬得面色如土,磕头如捣蒜般的只顾叫:「夫人饶命!夫人饶命!」你道这救星是谁?原来却是甘夫人。
刘琦见是姨娘,忙忙施礼:「见过姨妈,千万赎罪责个!」甘夫人见了刘琦,肚里也知了八分,只是暗笑,故作恼怒的骂道:「好个不分尊卑的小贱人!公子是金枝玉叶,可是你敢勾引的?还不速去,慢了些便剥你这小浪蹄子的皮!」那小娘子哪里还敢多言,慌忙逃了。
刘琦尴尬,急忙掩饰。夫人佯怒曰:「公子也甚没样子,如何与这般下人来往?若你叔叔知晓,面皮上需不好看,怎肯轻饶?」刘琦唯唯诺诺,连连作揖道:「姨妈教训得是,千万为我瞒了叔叔,侄儿再不敢胡作非为了。」言罢只顾施礼,却不时悄悄抬起一双俏目去窥夫人。甘夫人是个老淫妇,怎不知这小厮心事?
不过仍假意怒道:「你且如此不端,倘若你叔父见了,罚重了恐对不住你父亲,若不惩治又失了家法,如何是好?」刘琦惶恐,下跪磕头道:「姨母开恩,只此一次,再不敢犯了。」甘夫人暗笑,喝道:「你随我来,我有话说。」转身去了。
刘琦不敢不从,乖乖的跟了去。跟着甘夫人到了一间密室,夫人喝退左右侍女,又对刘琦道:「此处没有别人,你却写个文书,发誓不与这般下人勾搭,再按了手印。我见你叔叔面上,也不为难你了。」刘琦就似得了救命稻草,哪里还敢废话,急急写罢文书,摁了手印,交与夫人。夫人收了,喝道:「你且在此跪着,我少时再与你说话。」进了闺房。
少顷,夫人又出。刘琦一见甘夫人打扮,与方才竟大不相同:身着薄薄一条白衫,头上首饰尽去,轻装软扮,如同闺中处女,楚楚动人;眉目之间自有一番微微浪情,轻拨人心。刘琦一见,只叫得苦:「罢了,是我胡涂,不该写那文书。
姨妈这番光景,想必是要打我的情了。今时不比往日,我是寄人篱下。倘若奸情败了,叔叔怎肯甘休?孔明那厮亦不是善茬子,如何还容得我也!」事已至此,也没奈何了。
甘夫人尽露色相,微现妖娆,轻笑道:「我侄儿方才恁的怀春,为何见了姨妈就冷下来了?想是我还不如那小蹄子么?」刘琦唬得出汗,连连道:「怎敢如是!侄儿不敢无礼。」甘夫人笑道:「你也不必遮掩,我见汝看我之时,无端端的透出一丝浪意,不是想我,是为何呢?」刘琦情知瞒不得了,只得说:「小侄非分,姨母赎罪。」甘夫人也不理他,只顾去看这妙人侄儿,眼见得刘琦端的是个玉面郎君眉清目秀,唇红齿白,丰姿飘洒,玉树临风;不似刘备蠢保呆木,不像孔明清高自傲;一身俊美赛潘安,万分风流比宋玉。
夫人看得有些发痴了,只管勾勾的去引刘琦。刘琦心想:「今日之事只怪我大意,却便宜这老淫妇!罢么,一不做,二不休!便是事发了,叔叔看我父亲面上,亦不敢杀我。如此,孔明那厮又能如何?」遂把心一横,站起身来,忍不住色胆包天,一把抱了夫人。
甘夫人且惊且喜,就势倒在侄儿那香肩上,一声娇哼、满身缠绵。刘琦也动了春情,看这怀中美妇,闭凤目,张樱唇,燎人心切。刘琦禁不住一口吻了那只小嘴,夫人却反口接了,四片烈火热唇贴得死死的,不停舔吃;夫人又把那只淫红香舌吐出,刘琦顺口吃了,延津乱流,早把夫人胸衣湿了一大片……两个狗男女吻了良久,这才喘息分开。刘琦抱住夫人丰肥的嫩腰,喘道:
「我的亲娘,小侄再不敢三心二意。方才被你一亲,险些把儿的魂都锁了去也!」甘夫人软如面团,口喷浓浓兰香,娇喘轻吟,媚笑道:「你这不分尊卑的小畜生,我还未说一句,你就先把我弄了!」刘琦慌忙抱定夫人,笑道:「只要姨妈休拿那封文书唬我,日后定当尽心伺候姨妈。」夫人淫笑:「你这畜生,只管侍侯,多言甚么。我怕你不尽心,故而要汝写下文书。你若一心一意,我不去说,你叔叔哪里知道?」刘琦这才死心塌地,暗想:「也是了,反正是一条船上的人,事到如今,死也够了,还怕甚么!」于是伸手去脱夫人薄衫。
???甘夫人佯怒:「小畜生,你……」刘琦不容她多话,早握住那双淫乳,胡乱揉摸;夫人情发,忍不得又浪哼起来,一身淫媚色相,撩拨得刘琦心口气闷。只看那甘夫人淫摇荡摆的媚态,便不由人不色欲冲天。刘琦慌了手脚,自己也不及脱衣,先剥去夫人香衫,细细看那身肥细淫肉,如波似浪,骚艳袭人。
小刘去夫人蜜穴儿上一抠,就听得夫人「啊」的一声轻柔媚叫,手指再一转,便微微带着水了。刘琦性起,去了小衣,拔出那根肥壮白屌,掰开厚唇,「扑呲」一下,入了进去也。
夫人一惊,又怒又疼,骂道:「这个小瘪三,我当你如何精于交合!还未与我温存一二,先就入穴,害我好不疼痛!」刘琦被穴肉夹得头都昏了,喝道:「你知甚么!我这厢便送你上天!」抱起夫人玉体,搭在腿上,不问长短抽插约一柱香功夫,仿如初始之时,气力不减。
夫人先是嗔怒,后来穴儿慢慢湿了,见刘琦白屌一如既往,不由暗自欢喜道:
「好侄儿,是我错怪了。只是这般温和,哪里得交合之美?」刘琦怒道:「你且休讥刺,看我送你飞天去也!」奋勇十倍,勐如虎狼,暴插恶抽数百次不见泄身。
夫人娇弱,只有出气,借着一丝儿喘息浪喊:「我的亲肉儿,顶死老娘也!果真厉害!厉害!」刘琦怒发不止,狂唿:「还未见我老底,怎敢说我无能?」把那根大白肥屌使得风雨不透,似发情的公猪一般「泼辣辣」的又狂送了六、七百次。
夫人长声浪嚎,不知是哭是喜,发痴发傻的淫唿不止,只觉穴里不住湿热流汁,大约已泄了五、七次了。甘夫人不禁大唿:「我的好亲肉儿!快泄了身罢,你要弄死娘了!」刘琦被夫人一喝,忍不住精门一松,「唿唿」的射出白浆来,直撩得夫人花蕊上痒得钻心,死死抱定刘琦粉颈,发抖道:「好亲儿!好亲儿!你疼得你娘好哩!」两个烂人作一处瘫在席上,死猪一样的再也不动了……且说诸葛孔明,随着鲁肃,漂过大江,径往东吴。孔明天资绝伦,笑傲风月,乃舌战群儒,孙权不敢不亲见。孔明说动仲谋,连刘抗曹。孙权心中不安,急招周瑜。是夜,一班儿文臣武将都来周瑜府上询问都督:主战主降?周瑜老辣,速速回复了。少顷,鲁肃与孔明入见。
其时,周瑜正与妻子小乔温存。二人久未相逢,今日一见正是「小别如新婚」,缠缠绵绵,叙着些情话。那小乔年方三十岁妙龄,窈窕娉婷,花容月貌,柳眉秀目,粉面准鼻,嫩唇皓齿,略显丰腴:三国美人属江东,乔家二女配英雄。
那周郎看着娇妻自产下两个孩儿后,非但不曾臃肿,反倒越发细嫩丰软,楚楚惹人怜爱,一股柔情蜜意经不住抱住美妻,去亲那妙嘴。小乔闭目相迎,更比从前添了十分温存、千般柔美。
周瑜一时情不自禁,几乎把这一身英雄勇武,都溶化在爱妻身上了。两个低低私言,怯怯蜜语,早把躲在花园草丛中的孔明、鲁肃二人,看得发了呆也!
孔明、鲁肃早已进了周瑜府内,只碍着周瑜夫妇正在亲热,不好打搅。今观其亲热,早激起孔明无限遐想。看官你想,那诸葛亮乃世之俊杰,姿容秀美,满腹才情,自不在周郎下也;无奈娶了黄氏,虽是聪慧,实无这般娇媚动人、兰香欲滴。
孔明看在眼里,火往上冲,心道:「好尴尬也!且看着人家娇妻美妾,软坎温存,我那内子几时又会这般柔美之态?真个气杀吾了!」孔明却在这里闷气,鲁肃早就看出来了,轻笑道:「我说如何?孔明老弟,你是看在眼里,怒从中来罢?」孔明不理,自低头窝火。鲁肃笑道:「何必如此,所谓『天涯何处无芳荨?』我只指一处地方,有比这小乔不差的绝世的美人?」孔明啐道:「罢么!你这厮哪里来的这般情趣?」鲁肃拉着孔明悄悄出了周瑜府邸,笑问道:「亏你自称『卧龙』,连这江东的大乔、小乔,也不知道?」孔明恨道:「废话连篇!我如何不知,眼见这个『小乔』却在与他老公温存调情也!」鲁肃大笑:「小乔虽如此,尚有大乔独守空房,老弟为何执迷不悟也?」孔明恍然大悟,拱手称谢:「是了,是了!孙策病故多年,大乔一向孀居,哪里曾有男子亲近?这大乔姿色容貌,料想不在其妹之下也!」鲁肃笑道:「大乔夫人现今亦有三十二岁矣,正是丰韵妖娆之年华。似此苦苦守候,实也难为她了。今日我也犯个不忠不义的罪名,只要先生肯助我东吴破曹,这便凭着三寸不烂之舌,说动大乔夫人,与你相好,成君子之美!先生意下如何?」孔明大喜:「诚能如此,小弟岂有他望哉?全听兄长安排就是!」二人欢欢喜喜,就寻到大乔夫人府邸。鲁肃叩门,告曰:「鲁肃与诸葛亮,求见乔夫人。」不多时,仆人接入。二人随着仆从进了中门,入了堂屋,隐隐约约就看见一个美艳妇人,正坐于席上:想来就是江东又一美人、大乔。诸葛亮忍不住偷眼看那大乔,比小乔又是不同:
?
?????「一双怨妇愁眉,多少辛酸苦楚!只为郎君早夭亡,禁不起许多寂寞。每夜独守空闺房,荒废了闭月羞花之容貌,冷落这沉鱼落雁之娇美。明眸妙目无端空含泪,如泉云鬓何曾常梳理?只盼郎君早回还,更哪堪这凄冷凋零!」鲁肃当先施礼:「夫人赎罪。肃因军务缠身,又不敢造次,今日方能拜见夫人。今曹操大军已临江夏,故借得诸葛孔明先生一行,助我主吴侯以败曹兵。」孔明亦作礼道:「夫人请安,亮应皇叔之托,借一叶偏舟,说合孙、刘两家,同心合力共破曹操。」乔夫人轻启朱唇,慢吐娇音,曰:「久闻诸葛先生大名,未得一见仙颜。今日一睹丰采,三生有幸也。寒舍破败,真真怠慢了。贵客请坐。」这才微微抬起一双秋波美目,冲二人一笑。
孔明入座,先看这大乔,比小乔多了几分愁绪、少了许多欢乐。然终是丰韵不减,美貌不让其妹,更有一种病弱娇嫩的美妙,惹人爱惜不已。孔明笑道:
「初次与夫人相见,委实少礼。亮乃庸庸之村夫,不懂礼数。夫人见笑。」大乔看着孔明曰:「先生说哪里话来!先生大名,如雷贯耳。今幸得先生过江,指教二弟破曹。只望孙、刘二家解为唇齿,方可保这一方百姓。」鲁肃曰:「夫人所言极是!吾等已会过周郎,决意与曹操大战一场。岂肯轻屈膝于他人,断送我江东河山!」大乔略略喜道:「若得子敬、诸葛先生如此,则江东有望矣!」说罢,又连声道:「你们看我为何如此怠慢!坐了许久,也不曾上茶伺候。」乃轻声唿唤:
「左右速速献上茶来!徐妹妹何在?不必回避,可出来见过子敬、卧龙先生。」鲁肃一愣,心道:「哪里又来一个徐妹子?」就见那侧门珠帘一掀,走出一个年纪约莫二十六、七的少妇来。鲁肃定睛观看,果然美艳非凡,正是年少,比大乔夫人又多了五分青春。少妇晋见,万福作礼。
乔夫人道:「这里也没有外人,孔明先生特地过江,助二弟破曹。你不必回避,一并叙谈罢。」那少妇这才靠近夫人坐了。
看官你道此妇人为谁?她便是孙权之弟、孙翊妻徐氏。只因孙翊为人所害,徐夫人亦孀居于此。终日寂寞,就与乔夫人一起住些日子。妯娌二人孤苦难耐,正在聊天,就碰见孔明、鲁肃来了。徐氏到底是个晚辈,又守贞节,故而忙忙回避。
孔明道:「徐夫人乃贞烈女子,亮早耳闻。今日得见,亦是幸事也。」徐夫人低头道:「不敢,贱妾是失节之人,苟且活命,岂望他哉!」孔明曰:「不然,夫人能忍辱负重,而终报大仇,虽丈夫亦不及也。吾甚敬矣。」徐夫人偷眼去看孔明,但见得一派气宇轩昂、丰姿飘洒,果然是人中之龙!
徐氏乃聪慧女子,颇通书史,又极善卜《易》。当下借故暂退,乃于室内暗卜一卦,是个「龙」形。徐氏心疑,一连三次都是如此。徐夫人心道:「我也孀居数年,恨不遇俊杰之士。今观孔明,真人杰也。只恐他雅量高致,不肯轻施才智哩。」慢慢又走出来,只是愁眉不展,更显得娇媚可爱。
鲁肃只顾与大乔夫人畅谈,哪里去管徐氏这个小妮子?偏生孔明却不喜大乔憨厚老实,倒看这徐夫人外秀内慧,举止投足,风雅微起。孔明心道:「也罢了,大丈夫三妻四妾是平常的,若与这般妙人儿情投意合,则甚美了。」遂近前,以言挑之:「徐夫人想来也是读书之人罢?」徐氏正在那里惆怅郁闷,忽听得卧龙先生唤她,且惊且喜,忙回道:「是也,贱妾却读过几本书的。」孔明道:「可曾读过《周易》?」就把他多年研习心得,一一说了。徐氏原是爱玩卜《易》的,听得孔明说了个头头是道,心中甚喜,暗道:「好人啊!果是名不虚传,我还未说,你就把我心事讲了。」随口答道:「先生大才,小女子佩服得紧。」孔明道:「夫人苦居深闺,亦是难为。亮今日倒不避嫌疑,与夫人献丑了。」两个暗自言语偷偷送情,先自撩上了。徐氏悄抬美目,看这孔明,柔声道:
「我有一书,甚不解,愿先生赐教。」孔明道:「就请夫人领吾去看。」徐氏会意,就辞了鲁肃、乔夫人,带着孔明进了厢房。
既入厢房,孔明问道:「夫人,可得见那书否?」徐夫人不由暗自落泪道:「先生可见吾这孤苦之人么?贱妾可比苦卷一本,正要世间绝顶俊杰细细品读!」孔明佯惊:「此话怎讲!夫人孀居于此,亮径入内室,已是不美。怎敢有此非分之想!」徐夫人矫揉造作,泪如雨水:「先生是如此话说,我只一死而已,保贞洁也。」说罢欲触墙自尽。
孔明大惊,慌忙抱住道:「万不可如此短见。夫人有话就说,何必自尽。」不觉手已触到徐氏丰胸,徐夫人不及回避,就被他握住了。孔明不禁狂喜,却被徐氏挣脱,嗔怒道:「先生欲行非礼?」孔明道:「不敢。夫人外秀内慧,亮早尽知矣。今日于席间已数次送情,夫人岂不知晓。此间更无六耳,亮见夫人如久旱禾苗得见大雨。吾妻虽贤,不似夫人美慧,愿与夫人解下连理,成人之美可乎?」徐氏见这孔明丰采过人,春心早动,被他在香乳上一握,下面那久未逢春的蜜穴甚不争气,已是汩汩跑出汁来。
孔明大着色胆,一把抱住徐氏细腰,缆了过来,去抓徐夫人活活跳动的双乳,又把自己的龙根靠在徐夫人翘臀上,轻轻研磨起来……徐夫人轻喘不止,早忘了这贞洁烈妇的德操,任着「卧龙」随意抚弄。蜜穴儿愈湿,夫人神魂愈发迷乱,樱桃小口,长喷熏香,侵人心脾;更有美体娇陈,艳色满目。孔明色欲熏心,忍不住伸出舌头在徐夫人的脖颈上舔了起来。徐氏一阵呻吟,似哭似喜,病弱涟涟,越发惹人疼爱。
孔明也不住耳语道:「徐妹妹,美如天仙,吾得一亲香泽,真天配奇缘也!」轻轻拨下徐氏春衫,去吃女人胸上两颗樱桃;顺手一操,抱起这少妇放在床上。
徐氏星眼微张,喜极泪流,守节数年的花蕊,终遇如意郎君,门户大开,接君入内以成好事也!
且说鲁肃与大乔在堂外喝茶,又上了酒菜,慢慢饮着。大乔是个老实人,虽不胜酒力,却不愿推辞,一杯一杯,喝得就有些醉了。鲁肃一见时机到了,渐渐坐近了乔夫人,亲自为大乔斟酒。又把言语调情道:「夫人为何不另择佳偶?强似独守空房冷枕。」大乔叹息:「吾乃孙策妻子,怎可失身改嫁?」鲁肃笑道:「不是这样说。夫君若在,自不可随便。今孙将军已仙逝多年,夫人尚且年少,不可自误前程罢?」大乔趁着醉意道:「真如此,烦劳子敬与我做媒。」说完,竟伸手搭在子敬手上,醉笑道:「子敬真长者也,怪道公谨视为心腹兄弟。想必小乔妹妹也是与你好的。」鲁肃笑道:「这从何说起!小乔夫人是周郎妻子,怎么敢和她相好?」大乔醉红娇脸,如海棠春睡,媚声笑曰:「我妹妹好服气,有个如意夫君。
可怜我早早孀居,更不能改嫁,白白耽误这好身段。」东倒西歪,就靠在鲁肃身上了!
鲁肃不容分说,情知千载难逢,速速一口吻住了大乔香唇,品尝不止,心中大喜:「好兴头,今日也让我吃吃这江东第一美人的嫩唇!真个好味道,好蜜唇!」张开色嘴,吮吸乔夫人香舌。又抱住乔夫人一只丰肥美乳,淫抓荡摸,口水长流。
乔夫人只觉胸口如漆似胶,说不完的浓情蜜意惹人醉,迷乱芬芳招人倒,顺势搂着鲁肃脖颈,任这「长者」玩弄抚抱。
鲁肃不敢错过良宵,急忙剥去大乔夫人全身,又速速脱光自己,见这大乔一身肥白淫肉正随夫人酒醉,扭甩不止,那香肉一招一闪,如波似浪,简直就要把老鲁的心肝给吊出来也!古人云:浪、浪、浪!说得中肯确切,不由我等不服!
老鲁发痴发呆,把住乔夫人那身嫩肥浪肉,揸开五指奋勇揉搓,只觉夫人的春情透过手指,直过全身。鲁肃将阳具对准夫人肥厚阴唇,缓缓送入,轻轻抽拉。
大乔醉哼浪吟,也不知如何得了这场好事,就便取乐,口里乱喊:「好夫君,今日得你光顾,贱妾好生舒畅!」鲁肃笑道:「夫人不必过于欢喜,好戏还未演哩。这便伺候夫人仙人指路去俟!」就着隔壁孔明与徐氏男欢女爱之声,鲁肃加劲勇操大乔夫人。可谓风流才俊遇上苦怨闺妇,其乐何其融融也!